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拘一格

欢迎你进入我的博客,希望你能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,因为有你我才感到快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的老家住湖南省宁远县潇水河畔,我最喜欢结交朋友的目的,就是能与朋友一道分享快乐。还记得毛泽东在答友人中的诗句:“九嶷山上白云飞,帝子乘风下翠微,斑竹一枝千滴泪,红霞万朵百重衣....”吗,诗中说的九嶷山那就是我的家乡。同时,也希望朋友们能亲自到宁远来,观光舜帝陵、领略九嶷山风光和香妃流泪的斑竹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逸闻逸事]256《陪你坐牢》  

2014-08-24 15:47:32|  分类: 逸闻逸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自古以来,“牢狱之灾”都是大灾,连亲朋好友都会明哲保身,唯恐避之不及。而在民国时期,却有三个人,不但没有撇清关系,反而还陪着朋友一起坐牢,让人感叹不已。

徐志摩:陪百里先生坐牢

[逸闻逸事]《陪你坐牢》 -   不拘一格 - 不拘一格

          徐志摩(右)与蒋百里的合影照

徐志摩,民国头号风流才子。而蒋百里,在民国时期也是大大的有名,当时有句话叫“男交蒋百里,女交林徽因”。蒋百里虽名为“百里”,却堪称“千里之才”,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时,成绩力挫荒木贞夫、松井石根等众多日本高材生,夺得全校第一名(第二名是蔡锷),让日本军界颜面无存。

徐家跟蒋家在浙江海宁都是名门望族,而且两人还是亲戚,徐志摩从小就对大他14岁的蒋百里敬佩之至,尊称他为“福叔”,后来徐志摩去海外求学,也是蒋百里一手促成的。

蒋百里是军事奇才,曾在唐生智军中做参谋长。1929年,蒋介石跟冯玉祥决战,蒋百里趁机为唐生智出谋划策,出兵南京,并通电全国,逼蒋介石退位。可惜唐生智准备不足,被蒋介石镇压,蒋百里也被打入大牢。

一天,著名记者陶菊隐去大牢采访蒋百里,刚说几句,突然从外面闯进来一个人,还扛着铺盖,叫了一声:“福叔,我今天陪你一块儿坐牢!”

这个人,就是徐志摩,当时正在南京大学教书。

第二天,《新闻报》就报道了这件事。于是,徐志摩的亲月社同仁也纷纷声援蒋百里。一时,“陪百里先生坐牢,竟成了一件时髦的事。

新月社的成员包括胡适、闻一多、梁实秋、郁达夫等众多文化名流,能量不容小视,蒋介石自然不敢拿徐志摩怎么样。

1931年11月18日,徐志摩最后一次去狱中看望蒋百里。第二天,即11月19日,徐志摩为了参加林徽因在北京协和礼堂关于《中国建筑艺术》的演讲,乘坐飞机从南京起飞,经过济南上空时,因大雾弥漫,难辨航向,不幸坠机。

蒋百里听说后,极为悲痛,在狱中含泪写道:“口吟的手写的是志摩的文字,不是诗,他的诗是不自欺的生命换来的。”

黄侃:乐得陪老师软禁 

章太炎跟黄侃,堪称民国时期最有名的师徒,二人都是不世出的国学大师,学问精深,且性情极为相似,疯疯癫癫,愤世嫉俗,被称为“民国两疯子”。

民国初年,袁世凯就任大总统,然而其所作所为却让天下人切齿痛恨。章太炎也算是革命元老,自然看不下去,就跑到大总统府,要跟袁世凯理论。

袁世凯也知道章太炎的厉害,哪敢跟他见面,就待在里屋不出来。章太炎忍无可忍,就把总统府大堂里的东西都给砸了。袁世凯见状,也不能让他继续砸下去,就派人把他请到一家寓所,盛情款待,要什么给什么,但不能出大门半步,实际上就是软禁起来了。

章太炎在寓所里天天大骂袁世凯,在纸上写“袁贼”二字,再把它烧了,埋了,叫道:“袁世凯被烧死啦!”还专门写了一副对联:“杀杀杀杀杀杀杀,疯疯疯疯疯疯疯”,一边七个杀,七个疯,痛快淋漓!

然而,袁世凯死活不露面,章太炎再骂也没用,反而空耗精力。这时,黄侃出现了。

当时,黄侃正在北京大学教书,听说老师的事后,打听着找到那家寓所,亲自服侍老师,白天去学校教书,晚上就来跟老师谈经论文,经常通宵达旦,乐此不疲。

看守章太炎的警察一看不对劲儿,袁老大把你关在这里是为了消耗你的精力,怎么还越来越精神了?于是就找了个借口,把黄侃赶走了。

胡适:营救陈独秀最力

[逸闻逸事]《陪你坐牢》 -   不拘一格 - 不拘一格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独秀(左)与胡适合影 

胡适跟陈独秀是新文化运动最重要的倡导者,在新青年心中俨然是两位最伟大的精神导师,被誉为“双峰并立”。然而,曾经的同道中人,后来却因信仰不同而分道扬镳。

1922年8月,陈独秀在上海法租界被捕。因他当时已是中国共产党总书记,身份极为敏感,因此很多朋友都避之唯恐不及。而早已跟他分道扬镳的胡适这时却站了出来,丝毫不顾忌陈独秀的敏感身份,为他多方奔走,极力营救。胡适还去监狱看望他,有时一坐就是一整天。而陈独秀也对这位曾经的至交好友非常信任,经常托他借书、发表文章等等,甚至还让他帮忙找人翻译《资本论》。要知道胡适正是因为这个才跟他分手的,但这时胡适却慨然应允。

胡适曾给当时的外交部长顾维钧写信,请他转告法国公使,信中写道:“我并不是为陈独秀一个人的事乞援,他曾三次入狱,不是怕坐监的人,不过一来为言论自由计,二来为中法两国国民间的感情计,不得不请他(法国公使)出点力。”

陈独秀一生中曾四次入狱,胡适每次都是营救最力的一个。后来,胡适在给陈独秀的信中写道:“我们两个老朋友,政治主张上尽管不同,事业上尽管不同,所以仍不失其为老朋友者,正因为你我脑子背后多少总还有一点容忍异己的态度。”

现在有一个流行词儿叫“民国范儿”,无疑,“陪朋友坐牢”也应该算其中的一种。上面的三个例子,一为亲情,二为师徒情,三为友情,看似个个不同,但其实都有同一原因,即道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9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